你好,欢迎来到中船通! 收藏中船通

跑船的出路在哪里?

发布时间:2018-01-02 14:56:18 来源:中船通 编辑:中船通 浏览:0

跑船

相信很多船员兄弟在选择跑船的时候,都没想到那么多,毕业嘛,找份工做做。当然很多人选择专业很大因素也是因为海上专业轮机学费便宜。找工作时,如果不跑船,要返还学费差额,如果跑船,就贷款偿还,各种因素指向,必须先跑船,所以就跑船了。那么,现在站在职场的角度思考,跑船,我们船员的出路在哪里呢?

1514877607838337.jpg

出路一:跑船,作为终身职业

如果要把跑船作为终身职业,除非其满足这三点,

一,船上网络正常化,像陆地上一样;

二,在船时间,3±1个月为一个船期合同,那么一年出来跑两次就够了;

三,若有急事,可中途休假。

我想,这除非是在做白日梦,否则跑船是根本没有这么好的事。要真能发展到这样的程度,那么海员行业将迎来一次新的变革,海员,这个职业将重新回到像八九十年代香饽饽的黄金时期。

这难道真的不可能吗?

在船上卫星电脑收发邮件早十年前就常规化,也就因此没有了电报员一职。但电机员是不可或缺的。直到近些年,才给我们船员福利,可以自由发邮件。但仍限制多多,只能是纯文字的邮件。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吧。

其实一直有这么个想法,这是我观察后想到的。在靠港的时候,船上接上网络让我们海员自己在船上自由用网络,这个一根电话线的事,要比卫星网络便宜很多很多吧。像往船上供电供油供水一样便捷的呢。然而,在陆上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,3G电信市场如此成熟的今天 ,4G网络正在布网的今天,船上却还是如此的落后与封闭的网络,与世隔绝,实在让跑船人心寒啊。这不是不可能,只是这个触及了船东等的利益。所以他们不愿意淘这个钱罢了。这是我的理解。这不没有人站在海员福利这边,来个SOLAS一样的强制性公约就好了。再退一步来说,船舶的代理也可以为靠港船员代购实惠的电话卡啊,弄得现在很多船员靠港买电话卡犯愁。国际漫游长途电话还是很贵的,且时差原因,打电话很多不便利。但网络无国界,有网络可以办到很多事情。

现在我们船员单纯靠自费国际漫游,或购买当地的电话卡,杯水车薪,鸡肋鸡肋。如果哪个船东,敢把他的船上有无限网络这个条件抛出,势必被船员挤破了门,还怎么会苦闷缺高级船员,还怎么会留不住船员呢。

网络至于船员,是那么的重要。有了网络,跑船就如蜗居宅男,上班像陆地正常的上班,还没有堵车的苦恼。下班是自由的时间,可以有很多消遣娱乐,不缺电影,不缺音乐,不缺与人沟通,可以视频可以聊天,天涯也咫尺。有了网络,很多很多的事情足不出门都可以去做到。

没有经历过没有网络的日子的人,是很难以想象没有网络的日子,那种回到90年代初的感觉,就像回到点火油灯的年代,惨乎,悲哉也。

如果第一条件实现了,第二个必然会配合,到时肯定大量的船员积压,都要急着上船挣钱了。如果按四套班子人员分配两条船这样的管理方案设想,暂定人员是相对稳定,波动不大,那么频繁的交接班对于熟悉责职工作并没有什么影响,且轮流都是那么一批人,大家都熟了,也不可能总把事情拖给下一批的人。这个人员的调度,就需要双方很好的沟通,没有跑过船的人,很难深刻体会船员的心理,如何做才能达到真正双赢呢,使船东不愁没船员,频繁换班开支少?使船员想何时上船就能上船,下船给好上船计划,到时自然得到安排?

缩短跑船周期,是现在高级船员普遍的期望,那时钱的问题对于他们已不再是主要问题,生活&家庭&家人,才是船员致命的死穴。现在的高级船员,刚上船就开始进入倒计时下船。

如果一二两条都能实现,那么第三条的实现,实现起来其实并不那么难。其实就是管理的人性化,船员能被人作人看待,而不是像机器一样放到船上,不理不踩。如果船员家里有急事,在某个港口提前申请,随时可休假回家,这是多么人性化的管理啊,只要不缺船员,调度一个船员顶职应急,时间和距离都不是问题。想想看,船上要炒人的时候,任何一个港口都可以换班换人,船上普通船员可以缺员不影响,高级船员不可以缺员航行,炒人时就可以做到随时换班,为什么到船员申请时却不可能呢?炒人换班就可以!急事申请休假就不可以!悲乎哉。

多少船员错过了听孩子呱呱落地临时的那一声,多少船员错过了看父母生前的最后一眼,多少船员的不孝不义败给了跑船!!现在的船员,跑船越久,缺失的遗憾的事情就越多。脱离苦海,几乎成了每个船员的奋斗目标,从上船的那一刻开始,下船的那一天就是其最大的期望。

如果有朝一日,这三条都可以实现的话,那么船员,把跑船当作终身职业,一定很多很多。到时要解决的问题估计就是船员过剩问题了。

出路二:跑两三年船,挣点钱挣点资历就不跑船了

毕竟把跑船作终身职业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假设,如果真有那样优厚那样人性化的待遇,这世上就没有奸商了,如果真有这样人性化的管理,这个中介这个船东必定能做到世界第一的品牌。

“务实点,跑两三年船,挣点钱挣点资历就不跑船了。”这是我在选择工作的时候,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,这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,然而多少人,在船上说了一遍又一遍,跑完这个船期合同,下次再不跑船了。可以下次,依然出来跑船,一年一年地过着。这就是客观与主观上的,上船容易下船难。客观原因不允许你不跑船了,主观原因不跑船你不甘心了。双重原因导致,纠结纠结,犹豫不决,狠不下心来,痛不下心来。上船后,如果再下船,要不就是一个毫不犹豫的决定,要不就是纠结的漫长的决定。

用普通的数学来算算,跑船两三年就想逃离苦海是否现实?是否值得?

其一,实习期最苦逼的一年,拿钱最少的一年,最受气最没话事权的一年挨过了,盼到了升职,盼到了转正,估且算两个自然年吧,两个自然年的时间从毕业到做三管三副,这应该算是比较靠谱的,没有水份的,前两年没剩什么钱,挣的不多花的很多,第三年正式任职做三管三副,挣了点钱,各方面大头的开支,要房子的房子搞不掂,跳陆上,终止合同又要割一笔赔偿,陆上找工作,低不成高不就,且起步工资低的可怜,又是从零做起,然而眼前再回到跑船,收入可观,犹豫再三,又乖乖回到那船上,这就是那些说了下次不再跑船的人。

跑船两三年就不跑了,明显不符合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分配原则。最苦逼最没钱的时候就可以挨着跑船,有收入有好转的时候却抽身而退,完全有违人性趋利避害的本性,你说这样的跑船什么也没捞着,图赚了个苦吃,甘心么,傻么。

于是忍一忍,一忍就又是两三年过去了,职位升高了一两级,钱拿多了三五倍,房子搞掂了婚被逼结了,孩子也有了,此时想脱离苦海却更难了。陆上找工作,四五千看不上眼,对比船上两三万,心理落差大。而此时在船上是土皇帝,大领导,可以对别人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。可在陆上工作,得不到重视,又要看人脸色办事。这样的角色转变,变不过来。跑船跑了五六年,陆上人际工作模式未能转变过来,不适应了。而从另角度分析,对跑船产生了依赖性,有一种享受自虐的心理,明明很排斥跑船了,但如果不跑船却又不知做什么好了,所以就又回到船上跑船。上船那天盼下船,下船后,闲的日子太久了,人情烦事太多,钱不够用了,又想跑船了。这就是此阶段人的一些心理。

此阶段的船员,一方面缺乏像同龄一样在陆上打拼五六年积累的广泛人脉,另一方面缺乏竞争力,船上的工作经验回到陆上少有用武之地。再次,不善处理人际关系不善应酬等等,这样多方面夹击下,在陆上混面面受阻,在船上好说也是个领导,习惯了指挥别人,在陆上却处处还要看人眼色,连求人都不懂了。一方面陆上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,另一方面,眼看就要熬到头,怎么也得做个船长老轨,出出跑船这些年所受的气所受的罪,都暴发释放下,因此,越是逼近可以做老轨或船长,这种不能罢休的念头越是强烈,想想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眼看就要守得云开见月明,咬咬牙关,挺一挺就过去。

这一挺,不得了,跑船十年就过去。这是很多老船员的感慨。在现在的角度看,十年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。然而当我们回头看,我们读书那十多年不也是说过了就过了,想当初不是天天盼着毕业解脱,真正毕业离校了,并没有解脱。但时间是一瞬间,过的匆匆。跑船亦如此,同解。

这是我所想象到的,一个老轨一个船长,估计都或多或少经历过这些纠结,也将是我们后辈所要面临的问题和纠结。很多人果断离开,要么是女人&婚姻&孩子,要跑船还是要她们,于艰难中舍跑船。要么船上的生活快他们逼疯了,再上船就等于把他们自己往死里推。宁死不再跑船,于是在果断中舍跑船。只要你有所犹豫,只要你还缺钱,基本上挨挨就挨过了很多年,天天吵着跑船不是人干的活,却年年出来跑船,为生计,无可奈何。

跑船,就像买股票,一入手就被套牢了。市面上,这支股票持有时间越久就升值,想出手就越不舍,犹犹豫豫中,一边收着分红心里爽着,生活这边却像着刀子刺着心里痛着,就这样,爽了痛了地折腾着,直到有一天,心里承受不了,舍鱼求熊掌。

到底跑船多少年都是最佳收益最大利益的时间点呢。不同的人有不到的机遇,但上船的跑船的一个共同的目的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,重返陆地,好好生活,好好过日子。这是海员的心声。

出路三,陆地工作,二次择业

跑船,作为终身职业的条件不成熟。跑船两三年就不跑,不划算不值得。而撑到老轨船长又太漫长的路。那么我们船员二次择业的选择在哪里?

人,终归是要回到陆上脚踏实地过普通人的平淡生活。

读研

在船员中的本科生中,有这么一部分有这样的想法,“跑船换证后即回校读研”。这是因为我们这个行业存在的特殊因素。我们来算算时间吧,从毕业到实习结束,一年换证,怎么也得混个三副三管做做吧,挣点学费生活费,考研备考的时间估且算一年,然后顺利考上,读研三年,毕业出来工作,人都快奔三了,基本都会拖到这个节骨眼的。三十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,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。那时却还只是从零开始,什么都没有。逼婚逼房逼工作,样样逼紧。这还只是顺顺利利的情况,工作跑船一两年后,你还能有学习的定力吗?能看得入书吗?能有效率吗?一定能考得上吗?研究生毕业工作一定前途光明吗?你和应届没有工作就读研的比,核心竞争力又是什么?赌注,都是在赌博啊

反正我是不可能的了走这条出路的了。我要真想读研,我早就考了,可惜我没那个能力更没那个心思,缺钱缺时间,我也受不了读书混证书浪费光阴的生活,更对研究生烟酒生的生活排拆。我早已不是读书的料了。研究生的名声也不再是那么令人自豪,其贬值幅度远远超过本科生。想想看现在还会有谁像二十年前一样觉得大学生是很了不起呢。现在早就优势全无,都打工大军中苦苦挣扎着。本科生如此,研究生也如此。

而这样一条跑还是有不少船员回流走着,不知情况如何。反正,混得好出路,他们是暗里偷着乐,混得不好的,他们暗里挨着。属于少数群体的孤军奋战之路。

海事局公务员

考公务员是现在的大热门,工作体面,福利好,灰色收入多。海员行业中,想方设法考公务员逃离苦海,然而毕竟是僧多职少,仅靠考高分是不行的。就拿我们班当年考公务员的情况来看,竞争很大,即使考了自己所报考的职位的第一名,复试也是没戏的。航海轮机专业的报考,有的设有证书和工作经验要求,所以这也是很多人跑船换证再考公务员的策略,但毕竟能步入仕途的海员是少数中的少数。至于入了海事海关部门轮机航海的从事什么具体的工作,不详。但我想一定不是文职,入得了海事系统再说吧,那时的转职估计就容易了吧,不详。待了解。

曾经有朋友问我,海事大学和海事局海关之类的单位有什么联系或关联么?或者说海事的学生考海事局或海关的公务员是否更容易点,更具优势?别人怎样觉得,我不晓,反正我觉得都是一样,都是统招统考的国考,专业设置要求你有别人院校也有,考公务员嘛,关键还是看个人,你懂的,哈

难道真的每个人都那么适合当官吗?特别是跑了几年船的船员。有一个船长曾这样感慨,要是他能喝会吹牛,会拍马屁,他现在早就飞黄腾达,脱离苦海,可是他自觉没法混,一想到饭局和应酬,一想到马屁和官腔,坐不安,睡不宁,每每提心吊胆生怕说错话得罪人,现在在船上,他可以说了算,是别人来看他脸色办事,一年跑一趟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平平淡淡也就那样了。

想想我自己,公务员,真没想过,怕应酬怕饭局怕喝酒怕的要命,不懂说话不出众,这几点都是当官致命的死穴,绝对没法混,再说我没靠山没背景,不知要在基层挣扎多少年,不知要成为多少人的垫脚砖。也没什么心计没什么手段,且最要命的是心太软。纵观客观和主观,我绝不是一块当官的料,且从来没有过为人民服务的高尚情操。

读研的另一筹码,其一也是为自己考公务员增加竞争的资本。

老师

现在的船员培训机构很多,都很缺老师,特别缺有跑过船的有经验的老师。培训机构的主要目的还是让学生考试通过大证。专攻考试的老师和传授船上实用经验的老师,是目前培训机构需要的老师。但大家都知道,学校里那些高文凭的老师,教的理论是他们自己都不知所云,学生不感兴趣,权为考试而背题,海员有小经验,不善讲课节奏。其实如果把做老师作混饭职业,混日子,误人子弟,反正如果我做,我一定内心不安,且必误人子弟。

读研的另一筹码,其一也是为自己到更好的学院做老师增加竞争的资本。

造船厂&修船厂

去船厂工作,也是轮机专业的一个出路。船厂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待遇怎样呢。比船上强一点,最起码是在陆上有网络可以常回家,其他和船上差不多,也是机械也是油,且工资低很多,混到领导级也是五年十年以后的事,起初三两年,跳槽率极高,大有跳一次升一级的感觉。

现在船厂分工很细,一个小分队专攻一样设备,对比跑船的,他们是见树木不见森林。跑过船的再回流船厂,略显优势,但并不明显。术业有专攻嘛。

读研的另一筹码,其一也是为了自己能在船厂捞个好职,毕竟起点比较高。

船级社

我们现在讨论的专业是轮机航海,哈,本科生能去船级社的少,至少现在鲜有听闻,研究生呢,能面试通过进入的也少凤毛鳞角。很多老轨想尽办法,也想往这里混去,船级社,应该是个肥差好活,但难度大,具体情况少有消息传闻,反正我是没怎么收到这方面的小道消息。

在跑船的日子里,也遇到不少检查的。来的都是年龄比较大的,不比老轨年轻就是。挑剔的项目不少,很多问题较劲上,比老轨都还略高一筹。老轨有应付的招数,他们有拆招的本事,反正都是对船舶这一行,相当的了解。

这个基本要求有学历和资历,聊聊罢了。

这几个二次选择,既是应届届毕业生的选择,也是研究生的选择,也是跑船跳回岸上的选择,各有各的竞争力,各有各的职位具体要求,各有各奔头,大类之下,细节情况各异。都有人在其中混出一片天地,根本上还是看个人了。人不同,命不同。

出路四,自主创业

这个就不用说了,是个人都可以走的路,但并不代表是个人都能走的好的路。做买卖,做生意,这也是很多跑船的,拿到了第一桶资金,有了想法,有了项目,果断脱离苦海。那里有钱途,当然就往那里奔啦。这个主要看个人的眼光和胆色了。

精彩推荐